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吴策力 成都客

足球报记者,《中国足球内幕》合著者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热词19 :Z  

2010-09-21 07:33:4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英文字母表的第26个,任何一个字母都可能扮演未知数。这次是Z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用哈夫洛克的说法,字母是一种有效记载人类话语的独特方式,而且一旦发明之后,字母就解决所有的问题,再也不需要重复发明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坊间传说,南勇供出了行贿10万进国足的Z球员,从而将中国体育媒体带进了一场新的拼字游戏。在相关时期内,曾诚、张琳芃、赵鹏三名现役国脚对自己被列入“Z”名单一事到很震惊,他们在表示绝对不可能给南勇行贿。而另外一名Z--国安队球员张辛昕去年也曾入选国家队,上半年受伤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采用Z来代表一个人,有点神奇。1980年代中国人最熟悉的Z是电影里的佐罗。我们不太习惯用字母代表一个人,即便拼音早就深入人心。对于这则消息,球迷应该这样理解:南勇是不可能给公安供出Z来的,而如果Z真的行贿10万元,应该很快就要被专案组带走了。行贿十万元不是小罪,我们不需要猜测。如果要告诉公众,可以告诉大家多几个字母。比如说Z,我们不清楚;说ZZ,大家都知道,是齐达内或郑智。多一个字母,拯救了全世界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字母少了是错,用字母也是错。长期以来,上到国家电视台CCTV(CETV、HEBTV、TJTV、BTV……)、CBA,下到随处可见的CNC、WC;重要如国家职能部门、政府官员公布GDP,次要如运动员服装印上CHN,都无需增加注释。有人认为,这是外来语泛滥的表现,对维护汉语的纯洁性不利。学者甚至认为,鲁迅在《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》中使用了德文,“Ade,我的蟋蟀们!Ade,我的覆盆子们和木莲们!” 让老师授业很难办。从长远计,教育部其实应该印发不同版本的课本。比如,“拜拜我的蟋蟀们”,或,“别了,我的覆盆子...”,“风紧扯呼,...木莲”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知道这是否是鲁迅从课本中大撤退的真实原因,但似乎有这样的认识——语言中应该不夹杂任何其他国文字。比如传说的南勇供出的国脚不是Z应该是“惹”。说到这里不要笑,其实用习惯了就自然了,比如东南亚人常写的汉字“娘惹(Nyonya)”,现在看起来就很正常,觉得和“娘”没有什么关系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伟大的宙斯(Zeus)本来也可能在Z名单中。作为希腊诸神之首,参加中超联赛只需要附体,不需要办签证和取中国名字。现有的证据是,在外国联赛中,媒体会严肃报道,说某某“像穿上了球衣的上帝”,我们为什么不能有一个被宙斯附体的Z姓的球员?但考虑到国足成绩不好,这种可能确实很小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国际化潮流难以遏制,国内媒体有时候也会做做中国足球的“从A到Z”。Z一次被说成拉链(Zip),说随着假球、黑哨等一系列事件的暴光,中国足协就象一个裤子拉链开了的人一样,东西露了出来。还有一次说成是Zero(零),意味着一无所有,再次上路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41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