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吴策力 成都客

足球报记者,《中国足球内幕》合著者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日女足强横无秘诀:兴趣贯穿,注重细节  

2011-07-18 22:07:1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日本女足接连击败德国、瑞典进入世界杯决赛时,舆论一度认为她们已经耗尽了“好运”。然而,以精细著称的日本人展现了倔强的伟大。他们在大部分时间被动挨打之下两次扳平,通过点球大战赢得世界杯。这和落寞的中国女足和5人涉足兴奋剂事件的朝鲜女足相映成趣。什么才是日本姑娘创造成功的秘诀?


 小仓纯二由此询问中国人有多少女足人口,地方足协心算了一个数字:大概一千人。这是从女足各省队成员累计而来的。而佐佐木泽夫说日本有2.5万女足球员,美国主教练皮娅则认真地表示,美国有1000万女性踢足球,“不然,我每周都在不停飞来飞去,是在看谁比赛?”她在美国安家于华盛顿,美国女足基地在洛杉矶附近的卡森基地。这个距离和《西雅图夜未眠》汉克斯和米格·莱恩(分别住在东西海岸)的居住距离差不多,她就在各地飞来飞去,选拔队员。


 J联赛初期来体育场观看比赛的观众中,妇女所占的比例相当高。在欧洲和南美这两个足坛传统领袖对足球的理解中,体育场不一定首先要被流行歌曲和表演所占领。但外国人认为,日本的妇女只要进入了婚姻、家庭和生儿育女这一循环之后,常常是毫无权利可言,只是作为附属品而存在。这只是西方人的一种肤浅、初步的印象,但是,足球对于妇女来说恰恰是一种公开的情感爆发。友好的日本东道主向惊奇的外国人解释道:所有来体育场看球的妇女都是未来的母亲,既然这些母亲都已经这样狂热了,那么她们将来的儿子该会怎样热爱足球呢……


 然而,就连日本人自己都没有想到,他们的“女儿们”对足球的兴趣似乎有点也不比男孩们差。佐佐木透露的“2万人”,只是成年女足的大概球员数量。而从小学开始,日本不管男孩女孩,在学校足球几乎不用额外付出经费(和学习书法等项目消费差不多),这在男女足不断创造辉煌的时代,只能让女孩们更加喜欢这项运动。身高不足1米60的宫间绫、164厘米的泽惠希和167厘米的山口麻美,算是日本女足中收入最高的球员,但大多数的女足球员都不能指望足球彻底养活自己。从一开始,踢球在日本女足是作为兴趣而不是职业存在。日本女足和中国体工大队式(伪职业足球)的女足相比,前者才是“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”。


  近年来,中国足球接连告别男子世界杯、世青赛和世少赛,女足本来被寄予首先出成绩的期望。然而女足既提不起朝鲜人那口气,又无法像美国人这样享受足球,玫瑰因此变霉鬼。马元安时代孙雯等球员能力超群,彼时像巴西、日本、加拿大等国都还没有大力发展其女足,客观上促成了中国女足成绩高峰。这有点像中国女子撑杆跳的变迁历史,更糟糕的莫过于足球是集体项目,要解决的细节更多。如果心急要成绩,就越发没有成绩,这在男女足范畴都有无数先例。


 足球作为普通女孩的爱好存在于生活,决定了日本女足和中国女足的分界线。然而,贯穿始终的细节出现了。2010年亚洲杯三四名决赛中中日聚首,后者一直在体现自己的精细:精细的传球,精细的准备工作,精细的装备。由于赛场规则的需要,替补在替补席要穿不同于比赛双方球衣颜色的背心,日本队不但有“最齐整”的背心,还编上了号码。此外,在场边活动的替补队员在教练的带领下,在放有标志物的空地上做准备活动。反观中国队,徐媛下场治伤,长时间没有“运输载体”,直到下半场才送来了轮椅。连中方的主场都显得业余。63分钟日本换人时,体育场大屏幕把上场的24号川澄奈惠美弄成了成了14号宇津木榴美(后者本来就是首发队员,一直在场上)。


 中国女足前助教皮娅曾说过,中国女足从来没有“Mentor”,让她们变得很奇怪。此词还很难在汉语中找到精确对应的词语,用“顾问”、“恩师”都难以精确解释其含义。Mentor是荷马史诗中主角奥德修斯的朋友,奥德修斯前往特洛伊之前,将儿子Telemachus交给Mentor监护。Mentor给予了前者多方保护和辅导,最终培养他成为能人。 换言之,中国女足最为辉煌时代的孙雯、刘爱玲、高红等人退役后,为何从来没有机会当当Mentor?反倒是在南勇、杨一民的羽翼下,中国女足还爆出过领队“扔毛巾门”,叫嚣“我让你上不了就上不了”。如此氛围,即便孙雯们再年轻15岁,女足也不会有好结果的。我们现在讨论的是如何建立一支“不丢脸”的国家队,而除了主教练,助理教练、技术顾问和Mentor,都应该门类齐全,各司其责,而不是主教练身份长期存疑,关键比赛大家一拥而上集体指导,剩下主教练在角落里抽闷烟。佐佐木泽夫在世界杯决赛点球大战之前的笑容,在中国足球永远都不可能出现。因为从女足最基础的训练中,没有喜爱足球的女孩,只有体工队式的女足运动员。


 2008年奥运会输给日本队时,商瑞华表示要学习对方的踢法,两年后外甥打灯笼--照旧(舅)。分析其原因,不管是女足联赛也好,还是女足国家队和男子少年队热身也好,见面则高举高打,像在下跳棋--我们从来没有认真学习过日本女足。这就是事实。 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027)| 评论(13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